>
Content
           

全国服务热线:010-56705332

在线客服

    网站建设: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直销系统开发: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UI设计: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技术支持: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业务电话:

  • 010-56705332
  • 010-56705332

    24小时咨询电话:

  • 18810668108
  • 18600639180

或者让我们联系您:

先生 女士


经济半小时:广西玉林为何成为传销白区 2007.07.11 浏览:

11月1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广西玉林为何成为传销白区》,以下是节目实录:

在玉林市,有至少8万名各路传销人员云集这个小城市,从事传销活动,在全国严打传销的背景下,传销组织在玉林还能够找到繁衍生息的空间,显然与这里的某些特殊环境有很大关系,而数万名传销人员甘心背井离乡,跟着传销组织跑到这个偏僻小城,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传销组织真的具有能吸引他们的独特魅力吗?我们的记者在玉林市独家贴身采访了各个层面的传销人员,对非法传销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

传销 跑着拿钱?

江西籍传销人员冯巩(化名):“这个如果是违法的,那一把刀把我头砍掉,我都没有怨言。”

他们不是生意人,也没有产品要推销,却做着一个海市蜃楼的梦。

福建籍传销人员蓝宏:“我们行业有三种拿钱方式,第一种是爬着拿钱,第二种是走着拿钱,第三种是跑着拿钱。”

投入3800元赚到380万,是他们制定的终极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从不同的省份跑到广西玉林,过着撒谎、自我欺骗、诱骗他人上当的生活。

江西籍传销人员陈彪:“你想想,我们一发工资是上千万上千万发下来的。”

他们在玉林织起了一个庞大的传销网,在这个网下,又发展了数不清的传销体系,每一个体系就是一个帮派。

玉林市清湾江三桥,是传销人员活动最为频繁的地方之一,每天晚上8点过后,他们便聚成一伙一伙,站在桥的中央,搜寻猎物一样注视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

陕西籍传销人员:“原来有的是女的先来,再把她男的叫过来,有的是男的先来,然后再把他女的叫来。”

记者暗访时还发现,除了玉林市的城区范围内,传销人员几乎充斥着城市周边的每一个角落,民房出租屋里,楼与楼之间,电话亭内,夜幕下的大树旁,到处是非法传销人员的身影。

记者在玉林市开发区路边的一个清真餐馆了解到,那里是甘肃和陕西传销高层人员的秘密据点,餐馆看似平常,其实四处都是眼睛,每个进来与高层接触的人都要接受检查。

陕西籍传销人员:“你带身份证了吗?”

记者:“我带了。”

传销人员:“我可以看一下吗?”

记者:“你看我的身份证干吗?”

传销人员:“因为我们干的这个行业,必须要看一下。”

记者在接受了检查之后,这个自称甘肃体系的业务经理老李,才开始给记者详细讲解如何赚钱的奥秘,并神秘地告诉记者,他们的连锁销售在中国只限于两广地区发展。

甘肃籍传销人员:“中国现在由于人员素质差,推到2008年开关,开关以后,广东是中国的东大门,广西是中国南大门。”

大理街的出租民房,整栋楼里住的都是传销人员,这里同样是一个秘密据点,和餐馆相比,这里更加戒备森严,记者注意到,即使是在白天,楼门上也上着锁,想要进入这栋楼,必须打电话通知楼内的人,钥匙才会从楼上扔下来。

记者:“看着有点神秘的样子。”

跟随这名江西籍的传销人员,记者来到了四楼,在这里住着一名江西传销体系的业务经理――陈彪。

陈彪:“传销它不是一个坏东西,我们引进连锁销售,这是第三代经济浪潮,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发展。”

记者注意到,陈彪的住所既特别又隐蔽,和记者交谈的地方被四面的房间包围着,如果在窗外往里看,怎么也看不到这个位置,在陈彪的床头,记者还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和发展下线联络表,记者粗略地统计一下,至少有3、4百人。

陈彪:“你可以带上你的家里人,五个人,能赚到好多个亿,你信不信?”

一对一的讲课,每天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出租屋里,传销人员把这样的讲课叫做“串门”,蓝宏,来自福建龙岩,据他说,下个月他就可以做到最高级别,拿到380万元。

蓝宏:“这个就是人际网络,我们是连锁销售。”

记者:“公司是不是注册过的?”

蓝宏:“没有注册过。”

记者:“那这个钱是谁返还给我呢?”

蓝宏:“是大经理发工资给我们,我上面就是最上面了,是我弟弟。”

被洗脑也心甘情愿

据记者观察,绝大大多数传销人员每天干的就是两件事,拉下线和上课洗脑,他们就像着了魔一样,到处宣讲他们的连锁体系和人际网络,而记者发现,很多传销组织赖以维系的人际网络,实际上就是成员之间的家族关系,这种家族式传销,不仅隐蔽性极强,而且具有更强的欺骗性。

位于玉林市开发区的大排挡一条街,每天晚上8点半以后,当地一些市民就会碌碌续续来到这里吃宵夜,在这里一位来自江西农村的擦鞋女柯生芝闯进了记者的视线,她也是一个做传销的。

柯生芝:“我又不识字。”

记者:“不识字就想在这儿赚380万啊”

柯生芝:“嗯。”

记者:“怎么可能。”

柯生芝是今年春节后,丢下农村老家的十几亩农田,被自己的丈夫发展到玉林从事传销的,她投入了3800元,至今没有赚到一分钱,每天晚上她都会来到这个大排挡擦皮鞋维持生计,即便如此,她对传销能赚大钱的说法依然深信不疑。

柯生芝:“你要不赚钱,随便你把我怎么样。”

丈夫冯巩(化名):“西部开发搞什么,就是发展来搞这个,你知道吗。”

记者:“西部开发怎么能说搞这个呢,西部开发是我们国家一个大的战略目标啊。”

冯巩:“这个也是这样的。”

交谈中,当记者问道柯生芝的丈夫叫什么时,他告诉记者,在加入传销组织后,为了让体系里的人都能记住他,他给自己起了一个明星的名字――冯巩。

柯生芝:“因为这个行业是国家规定的,管你吃,管你被子、枕头、毛巾。”

记者:“国家规定的?国家怎么能规定这事,管你吃和住。”

应柯生芝和丈夫冯巩之约,记者来到了他们在玉林的家,这是位于大理街的一个出租民房,每月450元钱的房租,在这个楼里住的都是做传销的人,柯生芝的家很简陋,只有一个简易的折叠衣柜,一张板床,和吃饭的桌椅。

记者:“这栋楼里面全是做连锁销售的?”

冯小刚:“是的。”

所有的传销人员都非常高兴有新朋友加入,这样会给他们带来两大好处,第一是可以发展下线来获得提成,第二,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为了给记者造成生活好的假象,每天都靠擦皮鞋维持生计的柯生芝,严格按照传销体系的规矩,给记者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刘德华(化名):“你知道我们这个行业,就靠一个人际网路。”

为了说服记者加入他们的组织,柯生芝和丈夫搬来了救兵――他大儿子的小舅子,这个自诩为刘德华的小伙子是他们全家的上线。

刘德华:“不止他们几个,还有我老婆,我姐夫,我姐,我姐一岁半的小儿子也在这里玩,

还有我老婆的弟弟,我老婆的老表、表姐,他们都在这儿,如果你来了玉林的话,你在玉林发现了一座金山,你脑袋里第一个会想到谁,在你搬不动的情况下,你会想到谁?”

这个叫刘德华的小伙子告诉记者,他们是江西体系的一个帮派,每个帮派有200人左右,而在玉林,究竟有多少帮派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大大小小的体系也没有人能说得清。

刘德华:“每个人都必须叫到三个人,你叫到一个人也可以,如果你叫到一个人,你能挣到千元收入,如果你叫到两个人,你可以挣到万元收入,如果你想挣到梦寐以求的六万数,你必须叫到三个人。”

这个大排挡是柯生芝和丈夫擦皮鞋的地方,也是记者连续四天和他们见面的地方,记者注意到,每当我们出现在大排挡,可怜的柯生芝和丈夫就赶紧收起擦鞋的工具,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向记者描绘他们的传销致富梦。

冯巩:“到2020年,中国要实现小康水平就靠这个。”

记者:“不可能,中国就靠这个连锁强大起来?”

冯巩:“对,美国80%都靠这个。”

记者:“这个要靠科技和军事。”

冯巩:“你搞错了,你在外面跑这么多年,你不知道啊,你在外面跑,还没懂得这个道理?”

大半年过去了,柯生芝投入的3800元就像打水漂一样,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做着自欺欺人的游戏。

冯巩:“我们不是靠擦皮鞋维生,你搞错了。”

柯生芝:“在家里面睡觉,这么晚了睡不着,我出来玩玩。”

在采访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发现,一直缺乏营养,疲惫、焦虑的柯生芝,由于免疫力低下突然病倒了,在一个非常简陋的卫生所里,柯生芝卷曲在座椅上输液,从她的眼神中记者看到了无助和孤独。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柯生芝又拖着病重的身体,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去上传销组织的早课,柯生芝坐在小凳子上咳嗽不停,尽管一个大字不识,柯生芝还是聚精会神地听着天书般的《羊皮卷》。

骗出来的“连锁销售”

在封闭和诡异的传销组织里,他们以为有了割不断的家族关系,就能保证自己实现发财致富的梦想,不过,仅仅依靠这些还不足以维持传销的骗局,在传销组织内部,还有很多荒诞怪异的帮规和举动,来约束传销人员。

湖南籍传销人员阿彪:“各位新老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阿彪,来自湖南邵阳,我的推荐人是我弟弟,可以说今天非常高兴,认识了这么多的新朋友和老朋友。”

在玉林市天心路的一处民房出租屋,记者看到,这间大约25平方米的房间,四面窗户紧闭,每个人都坐在小凳子上,房间里只有的四个电风扇,尽管室内的空气压得人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屋内的人却是异常的兴奋。

河北籍传销人员张展:“大家晚上好,我是来自河北石家庄的,我的名字叫张展。”

记者注意到,这间屋子里大约有40人,年龄最大的有4、50岁,最小的只有18、9岁,尽管年龄差异很大,但是进入到这个屋内的人,都必须遵循同样的规则,每个人都像受到控制一样。

江西体系高层人员:“各位新老朋友大家晚上好,请大家在学习之前,把小板凳全部对齐,

在华大哥给大家讲生活管理20条的时候,我不希望有不正当的行为发生。”

在这个神秘的人宣读完规则之后,所有的人都必须按照顺序进行自我介绍,奇怪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名,而是报出了刘德华、冯小刚、张学友等演艺圈知名人士的名字,甚至还有金庸笔下的杨过、小龙女。

“各位新老朋友大家晚上好,我叫冯小刚,来自江西。”

“我来自湖南邵阳,我叫杨过。”

“我叫小龙女,我的推荐人是杨过。”

在这个屋子里面记者发现,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个小本子,上面除了抄写的歌词以外,就是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

召开这样的秘密聚会,最重要的环节就是由组织者,向这些不知姓名的人宣读帮规。

江西体系高层人员:“在一个就是,公司为了保持个人发展,夫妻关系必须保持分床而睡。”

这个所谓的“帮规”共有20条内容,除了这些极为苛刻的夫妻不能同居等规定以外,还有必须早晨5点钟起床,每人每天的伙食费不能超过1元钱,不能吃猪肉,不让看书、看报纸、看电视。

“我今天晚上讲的生活经营管理20条,怎么样?”

“很好啊,代表了大哥的心声,在这里我也把祝福提前送给大哥。”

“希望你能早加入早发展,我们行业有三大保障,每一个保障都能让你获得成功,第一大保障,就是业务洽谈里的五级三进制,它是一个非常好的责任制,也就像自行车的链条一样,

一环扣住一环。“

这个人所说的五级三进制,就是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这五个级别分别是: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和高级业务员,实习业务员要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发展9个下线,依此类推,这就是金字塔型的结构,而这种销售模式,正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传销,这些人在玉林也正是从事的非法传销。

江西体系高层人员:“由于你们都是通过一个特别的邀约方式过来的,那就是谎言,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挣钱。”

半小时观察:怎样才能根绝毒蘑菇?

传销本来是从国外传入中国的一种经营方式,但 20 多年来,它在中国像毒草一样蔓延,很快演变成为骇人听闻的经济邪教,参与传销的人被上线用各种欺骗手段反复洗脑,最后失去了对客观情势的判断能力,完全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这个过程与邪教如出一辙,所以人们把传销叫做“经济邪教”。

为什么这种经济邪教在中国难以禁绝?因为传销分子利用了广泛存在于中国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贪欲和无知,把它们像搅糨糊一样搅拌在一起,这种加工方式衍生出来的是用法律和经济手段都无法破解的疯狂和怪诞,心病还需心药医,仅仅用法律和经济手段对付传销远远不够,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准确地发布权威的、具有普遍公信力的公共信息,帮助公民免于各种“致富神话”的蛊惑,保护公民免遭“经济邪教”的信息欺诈。

一个健康而有活力的社会,应该给公民提供丰富的公共用品和精神产品,为公民追求多元的人生价值创造积极活跃的社会环境,否则,形形色色的邪教和“经济邪教”就可能乘虚而入。传销这种经济邪教屡禁不止,说明我们还没有根治产生传销的社会土壤,只有荡涤土壤中的毒素,才可能禁止毒蘑菇的生长蔓延。

7*24小时
咨询服务电话:

010-56705332

010-56705332

办公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2号万通新世界广场A座2126

QQ在线咨询

综合业务: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业务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业务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业务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售后支持: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投诉/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点击洽谈)
业务电话:188 1066 8108
业务电话:186 0063 9180

明网直销服务与售后

关于直销系统
直销系统功能概览
直销系统开发团队
服务及定制收费
定制开发服务流程
联系我们
+查看更多信息

方案参考

单轨、太阳线系列
双轨制系列
三轨制系列
极差制系列
矩阵制系列
分盘制系列
基金股票系列
混合、分红等
商城返利系列
其他定制型
+查看更多信息